咖喱杏仁

微博賬號:@咖喱星人
歡迎有人能來找我聊天和交朋友ԅ(¯ㅂ¯ԅ)
入了ygo坑,想欺负十代。可能什么cp或者脑洞都会有。
文笔不成熟、無節操、深井冰、腦洞大\(O▽O)/
有BG,也有BL或者GL【BL居多×
aph米英主,也很喜欢天使组,顺便米攻党^q^
HTF可能有,cp成分少
也有其他作品的一些摸鱼。)
有轻微cp洁癖请注意_(:3JL)_
雙重人格愛好者(?)

【约十】恶魔

是车,M约xS十的S十调教M约。futa十代设,各种意义上很糟糕。。。。安德森先生对不起(๑>؂<๑)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39/sh/f1951d35-503d-4ce4-b7e0-e4d2b258b6be/8265044a672255c1994aa37774febb25

【十代中心】段子x29

cp向主约十,也有一篇尤十,
和海十?(发过的那篇),和十表十?【根本不能说是cp向】
也有游星和十代的段子
有女体和女装和扶他梗注意

85.【螃蟹水母】請客
遊星:十代先生,今天我請客吧。有什麽喜歡吃的就說吧。
十代:真的?!!那就 松露、
遊星【打開錢包的手定住】
十代:魚子醬或者鵝肝也行!
遊星【全身冒汗】

十代:……哈哈哈開玩笑的啦,吃餃子就好了,走吧走吧!
遊星:好的。(心裏松了一口氣)

85.5【螃蟹水母】
遊星:十代先生真的喜歡吃那些嗎?
十代:是挺喜歡的啦,不過只要是食物我都喜歡吃哦。

86.
牛尾:來,這是你们俩的紅包!
龍亞&龍可:謝謝!
牛尾:對了,傑克。這是你的份。(遞)
傑克:啊??? ​​​

87.【螃蟹水母】代號
十代:遊十是什麽……遊十遊十……啊!是我的名字的簡稱啊!!!這麽一想好像還挺帥氣啊!

十代:遊星,你知道啥是遊十嗎!
遊星:誒……啊……知、道是知道。
十代:以後可以用遊十來稱呼我哦!(kira)
遊星:???
十代:好像是我名字的簡稱,感覺像代號一樣,挺帥氣的啊。
遊星:不,十代前輩,遊十是……
十代:這麽快就叫上了嗎,ふゆう。
遊星:??????

88.【螃蟹水母】一个人的时候
十代:当被问道一个人时会做些什么,说了打游戏或者读书之后,所有人都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还被问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搞什么啊我读书就这么不可能吗。 ​​​

游星:为什么不做作业啊?
十代:总觉得没心情做。
游星:十代先生,你这样是进入不了社会的哦。

89.【约十】绕口令
约翰:来说绕口令吧,十代!黑化肥发灰会挥发;灰化肥挥发会发黑!
十代:好嘞!看我的!黑化肥花灰……诶?等等,再来一次!黑化肥发灰会花花……诶诶???不对,再来一次,挥发肥发灰会黑化,诶好像有点不对??等等……黑化回……
约翰:……(可爱。) ​​​

90.【约十】购物1
约翰:十代觉得哪个饰品好?
十代:嗯……这个戒指吧。
约翰:母亲节快到了,所以我想给我妈买个礼物。
十代:哦,这样啊。(原来不是给我啊) ​​​

91.【约十】购物2
约翰:十代觉得哪个戒指好看?
十代:嗯,这个吧?设计看上去不错。(反正是想送给别人吧,随便一下得了)
约翰:对了,十代。待会儿一起去吃饭好不好?
十代:好啊。
约翰:还有我待会儿想去服装店逛一下。
十代:可以啊。
约翰:顺便买个冰淇淋路上吃吧。
十代:好啊。
约翰:收下我送的这个戒指后咱们结婚吧。
十代:好啊……等等?!!诶?!!
约翰:那说好了,咱们结婚吧!
十代:不,诶,等、啊啊啊……(脸红得惊慌失措)啊!其实我觉得那边那个戒指更好看!!不是,啊,我是说啊……诶诶诶诶……呜啊啊啊啊啊……
约翰:那好,咱们买这个吧!店员桑,给我来一对这个,可以镶红宝石和蓝宝石吗?

92.【螃蟹水母】声音(こえkoe)
游星:十代先生,说十次虚荣巨影(きょえいきょえいkyoei)
十代:きょえいきょえい……
游星:那在真空中无法传播的是?
十代:不知道。
游星:……

93.
十代:欢迎光临!
使徒:十代,我终于找到你打工的地……
十代:谢谢惠顾,欢迎你下次再来!!! ​​​

94.
约翰(突然冒出来):闻到很香的味道就过来了,原来是十代啊!
十代:哦,约翰!好久不见!你怎么在这里?
约翰:呀——我不小心又迷路了啊,本来打算到伦敦眼看看的,结果不知道到哪里了,哈哈。
十代:哈哈,你的路痴还是没变呢。对了,约翰。
约翰:嗯,怎么了?
十代:这里可是西伯利亚哦。

95.声优梗
十代:……
轨道七:……

十代&轨道七(强行勾肩搭背):就是这样,咱们成为好朋友啦!
约翰:十代你和不是人的生物还真是有缘啊。 ​​​

96.【约十】
我几乎都没怎么看过他那个样子,以至于直到现在,他的表情仍一直刻在我的脑海。

在拒绝他后,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又露出跟平常一样的笑容。他也许知道他自己在别人应是什么姿态才那样笑的吧。但,眼泪不断地夺眶而出,从清澈温暖的茶色瞳孔间滚落脸颊。他好像魂不守舍的,没注意到自己正在流泪,还在强颜欢笑地说着没关系。

因为那笑容实在太过真实,我甚至开始思考着他过去的笑容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再去想。

每次想起他那时的笑容、那时的眼泪,不知为何,心中总是会隐隐作痛。

97.【约十】
【约翰通关tf3二十代线】
约翰:……十代,咱们去旅行吧。
十代:诶、可以啊。
约翰: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吧。
十代:诶、四什么,结婚??? ​​​

98.
十代(女体)捡到了一只小使徒,带到了学校。

十代:他长得超像你的,约翰!超级可爱!!!(脸颊蹭着)
使徒:(幸福的神色)
约翰:哦……这样。你要给他取个名字吗?
十代:是呢。因为很像约翰,所以叫约翰好了。
约翰:这么随便的……吗?!!等等,他是不是刚刚用一个很嫌弃的目光看着我?!!
十代:才没有啦,约翰只是眼神比较凶恶而已,很可爱啦!
约翰:这么快就叫上了啊,话说换一个吧,好容易弄混啊。
十代:诶……那就,ヘルヨハン(地狱约翰)。
约翰:???(可爱呢???)
十代:嗯?他好像不是很喜欢的样子……那就,嗯……使徒!
约翰:??????(所以说可爱呢???)
使徒:👌(其实除了约翰的名字外基本什么都ok)

99.【約十】
十代坐在課室的長椅上,約翰在桌子下的空間跪著,掀開十代的上衣,在胸膛親親。十代悶哼著,抓著約翰的肩膀。
突然萬丈目進來了,十代急忙把上衣套進約翰整個腦袋。然後萬丈目震驚地看著十代的肚子跟個球一樣圓圓的,他還在那撫摸著肚子,像什麼也發生的樣子哼著歌。

100.【約十】
十代拿著PSP玩TF3的約翰線,約翰趴在十代肩上,盯著遊戲台詞在十代耳邊全程配音。十代臉紅得耳根,拼了命地想要集中在遊戲上。 ​​​

「你已經是我的家人了。」約翰在念這句的時候故意貼近十代,呼出的氣息輕撫他的耳朵。他從旁邊伸出左手覆上了十代的左手,指尖在無名指處緩緩地摩擦,猝不及防地親吻了十代通紅的臉頰。

之後幹了個爽(不是)

101.【裝飾在櫃子里的盤子疊羅漢一樣貼在窗門邊。】
遊星:……

遊星:克羅——

102.
【初見】
十代:哇!剛鬼好帥啊!!(←喜歡肌肉)

【中途】
十代:等等?!!他剛剛賺了多少卡???重放!重放一次!!!

103.
十代突然跳到万丈目背上。
十代:嘿呀!
万丈目:我艹你突然间干嘛!重……
十代(黑):万丈目,你说我重,就等于是说明日香重哦。
万丈目:……(无言地双腿颤抖着背着十代)

明日香(他俩在干嘛呢……)

104.dl約翰活動
約翰:咦?十代,這一疊山一樣的東西是什麼啊?
十代:啊,都是約翰你給我的盧比的卡啊。

105.【约十】愚人节
约翰:十代,我一直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十代:就算今天是愚人节,你这玩笑也太过了哦。
约翰:诶?今天是愚人节吗?
十代:……【脸上的温度直线上升】 ​​​

106.想玩十代futa梗注意。

平胸(划掉)泰勒姐妹包着浴巾打开了浴场的门。

姐妹:……
十代(只有下身包着浴巾):……诶。

姐妹冲上去钳住了十代。
格蕾丝:开什么玩笑!一个男人怎么可以有女人的乳量!!!而且为什么可以这么大!(揉捏)
格洛丽亚:格蕾丝,可以解决了。
十代:我艹你们谁啊?!!这里可是男子浴场啊!

约翰:怎么了?!十代!(从更衣室跑出来)
十代:救命啊约翰————————
(怎么看都是在被裹着浴巾的女孩子性骚扰的画面)
不知该如何阻止的约翰:诶……我该怎么办才好……
格蕾丝:啊!巨乳二号发现!

107.【尤十】
想看法老王(貓)趴在剛洗完澡,躺在床上的十代♀的胸上,十代任其趴著,開心地擼貓。靈體尤貝爾在一旁向法老王投來刺辣的目光。

108.【約十】
約翰在結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家,洗完澡后,疲憊地走進房間。「辛苦了。」十代說著,趴在床上繼續看著雜誌。然後約翰直接倒在了床上,腦袋枕著十代的屁股。
十代嚇了一跳,回過頭看著枕著屁股的約翰已經呼呼大睡了,不知道該叫醒還是不叫醒好。 ​​​

109.spector在玩fgo
spector:哇這個從者竟然會種樹!(兴奋.jpg)
(寶具放完)
spector:母親,禿了……

110.主僕paro的約十
110.1.敬語
約翰:十代,你直接叫我約翰,不加敬稱可以嗎?
十代:不行,這是規矩。
約翰:那我命令十代以後都直接叫我本名!
十代:我聽從老爺的吩咐,約翰少爺想命令我還是等成為家主以後吧。
約翰:切~

110.2.敬語2
十代:話說回來,約翰少爺對我使用敬語有什麽意見嗎?
約翰:覺得不合適你。
十代:嗯?
約翰:我就覺得你……應該是更粗俗一點的人。
十代:約翰少爺您是不是對我有什麽不滿……

110.3.自信
約翰:倒沒有不滿啦。只是明明身為同齡人,卻被管理著生活,總覺得怪怪的。
十代:我可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完美管家(自豪地拍了拍胸脯),什麼能力都不在話下,所以完全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約翰:但是學習卻是一竅不通呢!(燦爛的笑容)
十代:約翰少爺,您果真對我有什麽不滿吧……(尴尬)
約翰:沒有哦!(燦爛的笑容x2)

111.月刊梗
蟹哥想给秋姐买件裙子做生日礼物,但是不会选,就把看起来对这方面很有经验(然并卵)的十代前辈带去女装店帮忙选。正当周围女士认为是两个男孩子在给其中一位的女朋友挑衣服当礼物(实际也没错)在聊真青春啊的时候,游星拿起一件水手服往十代身上比。周围人包括十代都震惊了,引起周围人的闲话。十代随后反应过来,吐槽说:「就算我和秋的身高差不多你也别拿我来比啊,再说你怎么挑水手服?!」似懂非懂的游星虽然没反应过来,还是小声地道了个歉。

112.海十?搞笑向
想到一个海十(?)的搞笑向脑洞。设定是十代在海马公司里工作,某天升职加薪了,于是海马就请十代到高级餐厅吃饭。

约饭的时候也很突然,就在十代领带松松的,手里挽着自己的西装外套,准备下班回家的时候,海马突然开车过来(实际上是矶野开的),叫十代上车。十代就走在路边,满脸问号。但是老板叫你上车,你也不好意思拒绝对吧,于是十代颤颤巍巍地上车了。

海马嫌弃地看了一眼十代身上的廉价西装,把他带到一个服装店,给他买了件很贵很新很高大上的西装。十代还不知道升职加薪这件事,满脸懵逼+害怕。

就好像一个天天只给你布置超多作业,天天骂你蠢还不得要领,总之就是万分嫌弃,然后突然间就带你去买最贵的衣服到最贵的餐厅吃饭的老师那般诡异。

十代百思不得其解,坐在车上时,旁边的海马社长基本看都不看他一眼。十代思索着他这件是不是丧服之类的,他是不是要被裁员之类的,然后这次去吃饭就是讲这件事的。察觉到十代心慌慌的海马社长只是哼了一声,让十代又一分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于是,他们来到了高大上的高级餐厅,通过电梯来到了顶层,坐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这一层除了他们以为别无他人,唯一的灯亮是桌台中央所置的烛台所点燃的火光。红色的桌布干净华丽,在烛台稍微隔了一段距离的地方,饰有两株玫瑰的轻巧的玻璃花瓶。桌上盛满了美味的佳肴,冒着热气,像是只为了他们两个而存在的一样。窗外的灯光点点星星,与月光繁星一同映照在远处的海面上,十分美丽。

海马沉默着,优雅地坐在了桌子前的椅子上,让矶野和服务生退下了。只是等他们退下后,十代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神呆滞惊恐地盯着桌上的两株玫瑰花,不知该因为有好吃的而笑,还是因为这浪漫到诡异的场景而哭。

「你这家伙,上司都坐下了,你竟然还敢站着吗?!」海马不悦地说道。

听闻,十代回过神来,一边道歉着,看着海马难以捉摸地眼神,缓缓地坐下。

两人沉默着互相看了一会儿。

「呃……那个,可以吃吗?」

「你以为我叫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我、我开动啦——」

十代装作好像很期待地样子,终于拿起了餐具,用着不熟悉地西方餐具,和模糊的用餐礼仪,时刻希望着自己不要有得罪对方的地方,于是时不时抬起头观看自家社长的眼色。但是对方并没有过度理会他,也只是在默默进行着自己的晚餐。对于十代生疏的餐桌礼仪,像是早已料到般嗤之以鼻。

整个晚餐的过程中,两人之间没有说过一句话。等结束晚餐后,他们就普通地坐着电梯回到了地下。

对于海马来说,这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员工聚餐(?)。对于十代来说,这绝对是他吃得最拘谨的一次饭了,不,可能是最接近生命危险的一次晚餐了。平时如果对面坐着的是他朋友,碰巧周围没那么多人注意他们,他早就不顾形象想要将一切都装进肚子里了,毕竟来这么高级的餐厅随意吃,五年都很难有一次。

等出去餐厅后,来到了停车场,见到矶野已经在车内,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

「哼,要顺便送你这家伙回去吗?」

「呃、不用了!不是,不劳您费心了!我家就住在附近!」仿佛终于看到黎明的曙光的十代,迅速回绝了海马社长的邀请(?)——纵使他家离这里的距离,光走路就得走上半小时以上。

海马随意地应了一声:「哼,是吗。对了,」海马从自己白皙的西装周边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红色表皮的小盒子,又是随意地抛给了十代。十代被突然的措举吓到,踉跄着接过了盒子。随即,海马进入车内,关上了车门。

那个盒子的尺寸和大小简直就像是装着那个戴在手指上的饰物的包装盒,十代不断地安慰自己怎么可能呢,肯定是胸针什么之类的吧。然后打开一看,是一枚精致漂亮的,镶着钻石的小巧的戒指。

十代当即立刻拍着海马车上的窗门惊恐地大喊着:「等一下啊,社长!不是,请等一下啊,社长!!!这这这这这个我不能收下!!!」

「走了,矶野。」

「社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视了十代的意见,海马对矶野下达命令。矶野对窗外不断拍着窗门的上司的下属有些无语,最后还是决定不要深究了,开着车直接走人了。

十代一边追着,一边对着车里面人大喊,直至车子越跑越快,十代站在原地,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子,绝望地撑着膝盖喘着气。看着在这种情况下仍然不失光泽的戒指,简直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
「嗯?这是什么?」圭马发现哥哥的办公桌上有一个小巧精致的红色小盒子,他抱着好奇心打开一看,「遊城……十代……,啊,这是员工的胸章牌吗?」

113.【十表十?】关于姓
十代:我叫遊城十代,请多关照!
游星:结城十代……
十代:啊,不是,不是这个结城。。。是遊城,啊……嗯……是、遊戯桑的遊……(说着脸红了起来)
游星:???啊,不好意思。(这个人脸红干什么???←直男)

114.【約十】懲罰遊戲
十代:換好了……話說你哪來的女裝啊。
約翰:不要在意!那麽,決鬥吧!
十代:嗯?不是懲罰遊戲嗎?
約翰:是啊,每失去1000點生命值,就脫一件★!內褲也要脫哦★!
十代:誒、等等、
約翰:放心吧,我鎖★門了。
十代:不是、
約翰:決鬥!

【尤十车,有g。】

尤贝尔第二、第三形态x十代。有血和呕吐描写注意。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39/sh/f730f7e8-4d97-47b9-8a2a-14fc742e17a2/1f4e46b436dec873ebb5e7d8ec7bad2c

海十?搞笑向。

想到一个海十(?)的搞笑向脑洞。设定是十代在海马公司里工作,某天升职加薪了,于是海马就请十代到高级餐厅吃饭。

约饭的时候也很突然,就在十代领带松松的,手里挽着自己的西装外套,准备下班回家的时候,海马突然开车过来(实际上是矶野开的),叫十代上车。十代就走在路边,满脸问号。但是老板叫你上车,你也不好意思拒绝对吧,于是十代颤颤巍巍地上车了。

海马嫌弃地看了一眼十代身上的廉价西装,把他带到一个服装店,给他买了件很贵很新很高大上的西装。十代还不知道升职加薪这件事,满脸懵逼+害怕。

就好像一个天天只给你布置超多作业,天天骂你蠢还不得要领,总之就是万分嫌弃,然后突然间就带你去买最贵的衣服到最贵的餐厅吃饭的老师那般诡异。

十代百思不得其解,坐在车上时,旁边的海马社长基本看都不看他一眼。十代思索着他这件是不是丧服之类的,他是不是要被裁员之类的,然后这次去吃饭就是讲这件事的。察觉到十代心慌慌的海马社长只是哼了一声,让十代又一分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于是,他们来到了高大上的高级餐厅,通过电梯来到了顶层,坐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这一层除了他们以为别无他人,唯一的灯亮是桌台中央所置的烛台所点燃的火光。红色的桌布干净华丽,在烛台稍微隔了一段距离的地方,饰有两株玫瑰的轻巧的玻璃花瓶。桌上盛满了美味的佳肴,冒着热气,像是只为了他们两个而存在的一样。窗外的灯光点点星星,与月光繁星一同映照在远处的海面上,十分美丽。

海马沉默着,优雅地坐在了桌子前的椅子上,让矶野和服务生退下了。只是等他们退下后,十代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神呆滞惊恐地盯着桌上的两株玫瑰花,不知该因为有好吃的而笑,还是因为这浪漫到诡异的场景而哭。

「你这家伙,上司都坐下了,你竟然还敢站着吗?!」海马不悦地说道。

听闻,十代回过神来,一边道歉着,看着海马难以捉摸地眼神,缓缓地坐下。

两人沉默着互相看了一会儿。

「呃……那个,可以吃吗?」

「你以为我叫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我、我开动啦——」

十代装作好像很期待地样子,终于拿起了餐具,用着不熟悉地西方餐具,和模糊的用餐礼仪,时刻希望着自己不要有得罪对方的地方,于是时不时抬起头观看自家社长的眼色。但是对方并没有过度理会他,也只是在默默进行着自己的晚餐。对于十代生疏的餐桌礼仪,像是早已料到般嗤之以鼻。

整个晚餐的过程中,两人之间没有说过一句话。等结束晚餐后,他们就普通地坐着电梯回到了地下。

对于海马来说,这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员工聚餐(?)。对于十代来说,这绝对是他吃得最拘谨的一次饭了,不,可能是最接近生命危险的一次晚餐了。平时如果对面坐着的是他朋友,碰巧周围没那么多人注意他们,他早就不顾形象想要将一切都装进肚子里了,毕竟来这么高级的餐厅随意吃,五年都很难有一次。

等出去餐厅后,来到了停车场,见到矶野已经在车内,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

「哼,要顺便送你这家伙回去吗?」

「呃、不用了!不是,不劳您费心了!我家就住在附近!」仿佛终于看到黎明的曙光的十代,迅速回绝了海马社长的邀请(?)——纵使他家离这里的距离,光走路就得走上半小时以上。

海马随意地应了一声:「哼,是吗。对了,」海马从自己白皙的西装周边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红色表皮的小盒子,又是随意地抛给了十代。十代被突然的措举吓到,踉跄着接过了盒子。随即,海马进入车内,关上了车门。

那个盒子的尺寸和大小简直就像是装着那个戴在手指上的饰物的包装盒,十代不断地安慰自己怎么可能呢,肯定是胸针什么之类的吧。然后打开一看,是一枚精致漂亮的,镶着钻石的小巧的戒指。

十代当即立刻拍着海马车上的窗门惊恐地大喊着:「等一下啊,社长!不是,请等一下啊,社长!!!这这这这这个我不能收下!!!」

「走了,矶野。」

「社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视了十代的意见,海马对矶野下达命令。矶野对窗外不断拍着窗门的上司的下属有些无语,最后还是决定不要深究了,开着车直接走人了。

十代一边追着,一边对着车里面人大喊,直至车子越跑越快,十代站在原地,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子,绝望地撑着膝盖喘着气。看着在这种情况下仍然不失光泽的戒指,简直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
「嗯?这是什么?」圭马发现哥哥的办公桌上有一个小巧精致的红色小盒子,他抱着好奇心打开一看,「遊城……十代……,啊,这是员工的胸章牌吗?」

【約十】大概是魔女集會的梗

魔女十代(男)撿了個吸血鬼約翰回家的故事。前七個是全年齡的,第八個是有關吸血的。

1.

「嗚哇——這做得也太过火了吧。」

青年在城堡的廢墟中行走著,腳下的碎石劃過地面發出零落的響聲。他嘆了口氣,皺著眉頭,卻仍在四處環繞著。

青年的聲音仿若像鳥兒的啼叫。

青髪的少年在瓦礫堆下顫抖著,本能地伸出手尋向聲音的方向,可是黑暗的前方阻隔著他的希望。如同蠟燭的輕輕搖曳的火光,這微小的掙扎也將落下帷幕。失去力氣的他,只是被絕望慢慢地侵襲著,等待著生命的終焉。

只是突然,有人將瓦礫移開。光明慢慢地在少年眼前展開,他不禁眯起了眼,仍未能適應突然轉變的環境。

「啊,」

傷痕累累的少年不禁笑了,看著刺眼的光明之下,那一抹紅色的身影。他的手上遍佈著被瓦礫割傷的劃痕,但臉上卻是得到救贖般的笑容,眼眶里彷彿就要溢出淚水。青年撐著瓦礫向他伸出了同樣滿是傷痕的手。

「是天使啊。」

少年的手觸碰到他溫暖的指尖,恍惚地說著。在青年再一次抓緊他的手時,他幸福地微笑著,閉上了雙眼。

2.

再次醒來時,是在一間陌生的房子里。自己正躺在一張簡陋的床上,看著已經掉了一半漆的灰白的天花板。

「你醒了?」

耳邊響起了陌生卻又有點熟悉的聲音,少年別過頭,那是一個看上去比自己大一些,長著清秀臉孔的男人。他穿著紅色的外套和高領的黑色襯衫,茶色的頭髪和茶色的眼瞳,好像還有點黑眼圈。這讓他不禁聯想到浣熊的樣子。

「啊,還是先躺著吧,你身上的傷還很重……」

「你是誰?人類嗎……?」

少年半撐著身子,警惕地看向他,冷不防地問道。

「啊,也對,得先自我介紹啊。」青年沉默了一會兒,再開口說道,「我叫十代,遊城十代。如果你問我是不是人類,我想應該不算是的。」

「不算是……?」少年皺著眉頭,畢竟這個男人不管怎麽看都是人類。

「嗯,怎麽說呢……」自稱十代的青年組織了下語言,「我已經活了幾百年了,是個不老不死的擁有著人類外形的怪物。」

仿若童話裏的魔女般的設定,少年懷疑地看著他。

十代像是早已習慣一般,沒有過多理會他的眼神。他拿起桌上有著可愛圖案(像是某種傳說中的生物)的杯子,倒了一杯有些溫熱水,慢慢遞給了他。他小心翼翼地接過了。

青年的手,似乎曾有著割傷似的痕跡。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十代微笑著問。

「……約翰·安德森。」他猶豫著回答,吹了吹杯中的水,一點點地喝著,眼神向上盯著十代柔軟的茶色眸子。

照理說,魔女一般都是反派角色。但是眼前的他,卻有著像陽光般的笑容。

真奇怪啊——

約翰暗自想著,然後咕咚咕咚地將杯中的水一飲而盡。

最討厭陽光的自己,卻很喜歡他的笑容。

3.

深夜裏,約翰聽到房間外面的動靜,悄悄地從床上爬起來。他從房間里探出頭,看著玄關處,正在穿著鞋子的十代。他應該是要出門做些什麼。

「你要去哪裏嗎?」約翰開口問道。

好像早已察覺到他的視線,十代不慌不忙地點了點頭,然後給了他一個安心的微笑:「沒事,只是去拿點藥而已。」

「我也要去。」

面對著少年突然的請求,十代呆愣地眨了眨眼。

「我也想去。」

「你身上的傷還很重,回去睡覺吧……」

「沒事的!」

十代有些難為地别过眼神,面對著約翰積極的目光,然後妥協般地嘆了口氣。

魔女似乎不擅長拒絕他人的請求。

4.

凌晨的森林里,兩人悉悉索索地穿過著森林。

「還沒到嗎?」

「快了。」

十代手拿著油燈,不停地看著天上的星星,辨認著方向。約翰躲在十代的斗篷裏,拉扯著他的衣角,有些害怕地貼著他走著。

「為什麼要在大晚上去啊?」

「難道你想要在早上去嗎?」

「哈?」

「嗯……抱歉,說了奇怪的話。晚上的話,動物都在睡覺,不用太擔心被襲擊的危險。」

好像是個可以被接受的理由,約翰心想。但他又搖了搖頭,在這樣的深夜裏,就算不是動物,被其他人類襲擊了怎麽辦?

他想這麽問他。只是看到他左顧右盼的樣子,總覺得不像是在警惕危險的野獸之類的,他剛想開口的嘴又慢慢地合上了。

他想起不知聽誰說過,魔女都是招人忌畏的、冰冷的存在。但他實際上不知道真假。

「啊,」十代將左手的油燈換到另一只手去,握住了約翰小小的冰涼的手,「你如果害怕的話,就握住我的手吧。放心吧,我會好好保護你的!」

「……」

——啊啊,果然和傳說的不一樣。

魔女的手,是溫暖的。

5.

終於來到了森林的深處,是一間簡陋的小木屋。十代看了看周圍,確認沒人後,右手握著油燈,弓著指節敲了敲門。

稍微等了一會兒,開門的是一個黑色長髮的戴著眼鏡的男性。

「大德寺老師,我來領藥了。」

「十代君,你遲到了喵。」

「啊,不好意思……」

「沒事喵,我不在意。」說了一串客套話後,他的目光落在了牽著十代手的少年身上,「這就是那個孩子吧,比起之前好很多了呢。」

男人溫柔地笑著,摸了摸約翰的腦袋。約翰看著眼前的男人,味道上來說確實是人類沒錯,但卻又沒有那樣實在的感覺。雖然語尾帶著喵的口癖,約翰能肯定他絕不是貓妖什麽的,只是個怪人。

「先進來坐坐喵。」

6.

十代端著熱可可,吹了吹表面,稍微呡了一口,又馬上離開了。

魔女意外地是個猫舌头。

約翰坐在椅子上,晃著小腿,靜候著手裏的熱可可的熱量慢慢褪去。

「老師,竟然都知道我要來,為什麼不準備好藥啊?」十代不滿地抱怨,抱起在一旁趴著的,應該是老師的寵物的一隻肥胖的橘貓,揉著他的肚子,「法老王也是這麽想的吧。」名叫法老王這種奇怪名字的橘貓有些慵懶地叫著,像是迴應著他的話語。

「因為看到了實際情況又想調整一下喵——等等哦,十代君。」大德寺老師在房間裏翻找著藥材。

「快點哦,我想在太陽升起前回去。」

「知道啦、知道啦喵。」

總覺得魔女有點小孩子氣,也不像曾經身邊那些大人應有的樣子。

約翰靜靜地喝著熱可可想著。

這甜絲絲的味道,他并不讨厌。

7.

「哐噹——!」

窗子被好幾顆石頭砸著,外頭的小孩子吵鬧地叫著:「魔女什麽的快點滾出我們的村子啦!就是因為你,我們家的收成都不好了!」「我們家也是!」「你要是不在的話,媽媽就不會生病了!」

十代毫不在意地繼續啃著麪包,安慰著約翰:「不用在意,已經是常態了。」

「對了,不要被人看到你從這裡出去哦。」

「一定要記住。」

約翰沉默著點了點頭,繼續著自己的早餐。

——明明是那麽溫柔的人,為什麼大家都不肯去瞭解呢?人類真是奇怪。

8.

「哈啊……哈啊……」

約翰捂著腹部,跪在黑暗的房間角落裏喘著氣。不像以前的生活,可以想要什麼就要什麼。可以的話,他并不想給十代添麻煩,所以也就一直忍耐到了現在。

但是,不愧是要到極限了。

他是吸血鬼,主食就是人類的血液。至今為止一直靠著食物里僅存的些許血液和水分支撐,但偏離了軌道的列車是絕不會一帆風順的。他渴求著人類的血液——「人 類 的 血 液」。

仍是孩童的他,對食物的需求仍沒有那麽多。只是成長為青少年的他,忍受這麽多天就已經夠他受的了。就算喝多少動物的血都根本不夠,他感覺自己快要發瘋了。

「約翰……?」

——十代?!他不是說會晚點回來嗎?怎麽會!

——不行!不能讓他看到我这副樣子!

「約翰,你果然……」

「啊!十代,不要過來!」約翰縮在角落裏,捂著自己的嘴,想要遮蔽著顯露的利齒。

「抱歉,約翰。」十代從後面抱著約翰,安慰著他,「我沒想到你會這麽痛苦——我原以為可以用動物的血液代替的。」說著,十代的聲音顫抖著,傳來对他自身的憤怒。

「十代,快離開!」約翰掙扎著,想要掙脫他的擁抱,可是十代彷彿聽不進約翰的話似的,只是將他抱得更緊,「再這樣下去,我不知道我會對你做些什麼!所以,快放開……」

「吸我的血吧,約翰。」十代在約翰耳邊這麽說道。

「……十代,你在說什麽?」

那是約翰唯一也是甚至不想去嘗試的解決方法。作為青少年的他心智也已經開始成熟,已然明白流血對人類來說是件痛苦的事。就算十代是不老不死,但一樣會感覺到痛。他不想讓十代感到痛苦。

「我不想讓約翰繼續痛苦下去了,所以,吸我的血吧。」

「我不要,十代會痛的吧!」

「你在說什麼,我可是不老不死啊。一點點血算什麽,沒事的啦。」

「為什麼十代總是這樣,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沒事的,約翰。」十代將虛弱的約翰身體轉過來面对自身,約翰皺著眉,喘着粗气。飢餓幾乎奪去了他的力氣,只得任由十代的動作。十代勉強地笑著,將約翰捂著嘴的手移開,約翰的獠牙清晰地刻在眼前。

十代扯開自己的衣領,讓約翰的嘴唇貼在脖子附近,獠牙抵住脖頸與肩部交界處的血管,約翰能感到它如同心臟一般跳動著,刺激著他的理智。

「約翰,你想想啊,」十代的手覆上約翰的手,「不是有說什麼交換體液,像是接吻之類的是愛的表現嗎?那個和吸血也是差不多的吧。」

「所以,不要当作進食,而是當作愛情表現來做,是不是就可以了?」

簡直就像咒語一樣,灌進了約翰停滯思考的大腦。牙尖顫抖著,約翰害怕著自己的本能。十代撫摸著約翰的後腦勺,做著讓他放心一樣的動作,但是冒著汗的他的左手,實在不能讓人叫做放心。

「十代,我……」

「嗯,好孩子。」

十代一定很痛吧,他雖然嘴上不說,但其實是個怕疼的人。可是我——

我——到底——

十代按壓著約翰的腦袋,渾身戰慄著。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好了……十代不斷在腦內重複著。約翰順著他的本能吮吸著十代的血液,十代也為約翰終於能夠吸食「人類」的血液而感到雀躍。

——我到底是哪根筋錯了——明明不該這麽想的。

也許這一部分是符合傳說的吧。

魔女——十代的血液,比約翰曾經吸食的任何血液都要來得甘美。理智被燒斷的他,沉溺於十代所說的「愛情表現」中,貪戀地舔舐著他的鮮血。

彷彿真能將二人結合起來一般,約翰沒有其他事能讓他像這樣沉浸其中。

香港的YGO ONLY,超級開心!!!

【约十】没有题目的爽文车车

S约xM十,调♂教play,瞎jb写,扶他设定注意。

m.weibo.cn/status/4208595568245439

【约十】梦中的恋人

1.

夢醒了,什麼都沒有了。

最近,我喜歡上了做夢這件事。時而安穩時而興起狂風暴雨的夢境中,不知從哪天開始,總會出現那麽一個人。那是個棕髪的少年,穿著紅色的外套,在我的夢裏遊蕩。

有時他會坐在樹枝上,低頭看著我;有時他會在河邊玩水,和一隻有些胖的橘貓嬉戲,之後回頭做出一個手勢,像是在邀請我。我通常會接受他的邀請,和他共度虛幻卻快樂的時光。我能看到他可愛的笑容,卻始終無法看清他的臉。每當我想要仔細去看,那總是夢境的終結。

「你到底是誰?」

我忍不住好奇心,這麽問他。

他驚訝地看向我,好似我說了什麽奇怪的話。然後又露出他平常的微笑,搖了搖頭。

「保密。」

他這麽回答。說完還調皮地笑了幾聲,簡直就是在故意吊我的胃口。但我卻並沒有因此生气,反而覺得他這樣的行為很可愛,讓人不禁就會想順著他的意思。我大概很容易被他牽著鼻子走。

他說話的聲音莫名讓我有種熟悉感,我也許在現實中見過這個人吧,也可能沒有,只是聽到過類似的聲音。可是,他給我帶來的感覺還是那樣的溫暖。

「今天要做什麼呢?啊,不如,去那座雪山吧!」

我點了點頭。

夢裏的世界總是無窮無盡,擁有著無限的可能性。我總覺得只要與他在一起,就能到世界的任何地方,到任何角落。

「你去過雪山嗎?沒有?那正好啊!我帶你去看吧!雪山上有很多你平常見不到的東西哦!」他牽著我的手,以輕快的步伐走著,只是在一眨眼间,就走到了山底。

「會不會有點冷?」走著走著我們身上又突然穿著常識中登雪山會穿著的厚羽絨服,戴著帽子和護目鏡,穿著登山鞋一步步地爬著。

他的臉上充滿了興奮,就像是一個對世事抱有挑戰精神的孩子。儘管在我看來,他也許已經很熟悉這等事了。可或許,與別人一起還是第一次吧。

在夢裏還能感受到寒冷,這可真是不可思議。但他僅僅是握著我的手,也能讓放下心來,就像是冬日的太陽,溫暖著我的內心。

如他所說,雪山上有許多新奇的東西,沒見過的植物和平日少見的動物。我們看著好似只有在童話中才能見到的雪白的鹿,恍若仙子一般地穿梭於叢林;看著雪白的狼在樹叢裏匍匐,四處張望覓食。

「和我說的一樣吧?」他咧嘴笑著,自豪地說,像是分享了自己的寶物的孩子,那笑容真是十分地可愛,讓我深深地沉淪於此。

「說起來,你似乎差不多該醒了呢。那就在這裡告別吧!」

與他一同經歷的時光總是讓我覺得異常短暫,卻又充實。我看著他,意識開始變得模糊,他的影子慢慢地與黑暗融為一體,而後又是一束光進入我的視線,漸漸擴散開來。

「叮鈴鈴——」

鬧鐘的聲音響徹在房間內,窗外的鳥兒站在樹枝上嘰嘰喳喳著。約翰半睜著眼睛,看著模糊的天花板,腦袋睡得有些發昏。

「已經早上了啊——」

他有些遺憾地說著。

2.
我是一個穿越者。

再準確一點來說,是夢境穿越者。

愛好大概就是跑到不同人的夢境玩了吧。現實世界里算是個無業遊民。不過我也不需要什麼進食,只需吸取夢境主人的精力,就能補充能量。沒有工作的必要。

世間似乎把這稱為夢魔。但是,我比較喜歡「夢境穿越者」這個稱呼。為什麼?只是比較帥而已。

笑什麽?這種想法很正常吧。

問我是不是來吸取你的精力的?這不廢話嗎,不然你以為我是來幹嘛的。我這幾天都快餓死了。

嗯?你就算逃跑也沒用啊。就算你是夢境的主人,但既然我來到你的夢境,你就逃不了了。放心吧,只是吸取一點精力罷了,你不會死的。

不要期待我會做什麼奇怪的事哦,我對不喜歡的人可沒有那種興趣。不過,作為交換,稍微聽我說一些話就可以了。

嗯,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故事啦。

也就是一兩個星期前的事情,我遇上一個人,要是再詳細點,是個帥哥。

……幹嘛,人庸俗點有什麽不好啊,雖然我不是人。

總之,雖然也有別的原因,但我確實是被這個人的樣貌吸引了,所以就跑到這個人的夢裏玩了。結果嘛,有點出人意料。他似乎都不怎麽驚訝我的存在,一般夢裏出現陌生人都會嚇一跳吧,他竟然還真的跟我一起玩了,也不會刨根問底我的存在。

時而會說和我在一起很開心,時而又會說我可愛。是個挺奇怪的人。

雖然總覺得自己很蠢,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想讓他知道我眼中的世界,想讓他知道我曾見過的美麗的事物。也不是炫耀啦,只是想分享,和他一起去看就會很開心。

如果可以的話,其實我也不想打擾他的睡眠或者日常生活,但是總忍不住在每個晚上都悄悄潛入他的夢境,和他見面。

誒?我喜不喜歡這個人?嗯……要是說樣貌的話,我確實是蠻喜歡的。但要說到他這個人,我也不討厭。性格看上去有點天真,但是挺可愛的。

「那不就是喜歡嗎?」

呃……嗯……是呢……硬要說的話。確實是,喜歡……啊,不是,我怎麽跟你說這麽多了!不是,那啥……

他開始慌亂了起來。

啊,你難道在逗我玩?!

惱羞成怒的夢魔先生不甘地瞪著我,臉紅得一塌糊塗,像是個戀愛中的少女。我突然開始後悔自己之前的言行了。

很好,我改變主意了。你明天就等著爬不起來吧!

憤憤地說著,夢魔先生開始與夢境中的背景融為一體,我的視線也開始漸漸扭曲。呼吸突然沉重了起來,眼皮與身體像是被一頓重的石頭綁著,沉入水底。

梦醒之時,我已不記得自己曾經在夢中聽到或見到過什麼,只是覺得異常得累人。

——————————————————————————————————
摸魚。

沒寫完先發兩段嘿嘿。

【十代中心】段子x25

cp向主約十,也有4120。也有螃蟹水母的段子(正太控梗,女裝梗,扶他梗等),注意避雷。
——————————————————————————————

58.【螃蟹水母,扶他梗】精神上的衝擊
【換衣服ing】
遊星:十代先生,早飯做好了,快點下來……吃……(看到十代胸前那肯定不屬於男孩子應有的部位)
十代:啊。
遊星:啊……這個,啊……誒?!十代先生是,誒,女……嗎??什麼?誒?
十代:……啊,不是的!不是的!是跟尤貝爾融合之後的類似後遺症一樣的東西!
遊星:啊……誒……??(混亂中)
十代(急忙地脫下褲子):你看!裏面還是有的!!我還是男人!!!
遊星: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閉著眼睛捂著耳朵)

60.【螃蟹水母】「這個纔是理由嗎。」
初玩遊戲。
遊星:十代前輩,你怎麽開的女號……?
十代:dps比較高,跑得快點。還有……
遊星:?
十代:女孩子的衣服比較好看。
遊星:【欲言又止.jpg】

61.【螃蟹水母】「你為什麽這麽熟練?」
十代:遊戲能玩就好,在意性別做什麽。
遊星:不會感覺行動不便嗎?
十代:习惯就好。遊戲習慣起了操作,就很容易了。胸部礙事的話,束胸就行了。
遊星:【欲言又止.jpg】

70.【十表十?】不管去撩還是被撩都很興奮的十代君
遊戲:十代君會不會買galgame或者乙女遊戲玩啊?
十代:有遊戲桑出場我就買來玩。【正經顏】

71.【螃蟹水母】齊逼小短裙+露肩装
十代:呀!遊星!好久不見!
遊星:好久不見——十代桑你怎麽又穿女裝?
十代:有點工作需要穿女裝才能進去。
遊星:你說的工作是指街頭的那家甜品店今天開始的女性限定優惠活動嗎?(看著嘴角的蛋糕屑)
十代:別這麽說嘛……我可是給你帶來慰問品的哦!(說著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看!是你喜歡的草莓蛋糕!
遊星:啊,謝謝。(很開心地接過)
十代:那稍微借一下廁所,我去換個衣服。
遊星:好。

克羅:啊,遊星,有客人?(從廚房出來,拿著一杯茶,看著十代走進廁所)——等等,那個姑娘是誰?!(快速走到遊星身邊)
遊星:(姑娘?)他是十代桑。
克羅:(他?)沒想到你竟然認識這麽可愛的女孩子,也不介紹給我。
遊星:啊……
克羅:看上去是個很帥氣的那種類型啊,你喜歡那種的?
遊星:十代桑不是我女朋友。
克羅:這樣,那要不幫忙介紹一下吧,遊星?
遊星:啊,不,十代桑是……
十代:誒?我怎麽了?
克羅:(這聲音有點低啊?)啊,說來就來,你好,我是克……

十代:嗯?怎麽了?遊星,這人誰啊?怎麼石化了?
遊星:是我的朋友,克羅。
十代:啊,你好啊!我叫遊城十代!請多關照啊!
克羅:……(是,是男的?)你,你好。

傑克:克羅怎麽了,已經一下午沒看到他嘮叨了。
遊星(吃蛋糕):應該在重組世界觀吧。

72.【螃蟹水母】像什麼
十代:遊星,有沒有覺得我像誰!比如說紅色的……!
遊星:這麽說來……遊星號?
十代:【欲言又止.jpg】

73.【螃蟹水母】像什麽2
十代:不是啦!是說人啦!
遊星:讓我想想……啊!
十代:【期待的目光.jpg】
遊星:十代先生的髮色和我媽媽很像。
十代:【欲言又止.jpg】

74.【螃蟹水母】本子
遊星:十代先生,明明身高和年齡都已經超過了,為什麼搜索正太tag還能看到你的本子……?
十代:比起這個,搜本子的你更有問題吧。

75.【螃蟹水母】本子2
遊星:作為一個健全的成年男子,十代先生難道不看本子的嗎?
十代:嗯……這個嘛……
遊星:……
遊星:難道說是扶t……
十代:不是的!不是的!!

76.【螃蟹水母】性♂癖
遊星:我們的性♂癖還真夠怪的。
十代:不繼續說下去我們還能做好朋友。

77.【螃蟹水母】性♂癖2
遊星:有點在意遊戲先生喜歡什麼類型的。
十代:遊戲先生的話我知道!他喜歡巨乳啊!
遊星:……十代先生,你怎麽知道的?
十代:……【虛心的眼神】

78.【約十】戰爭paro
「哈啊……那個時候遇到十代真是太好了,如果沒有十代,我一個人肯定會寂寞死的。」約翰半躺在雪地,靠在倒塌的樹木上說著。一手拿著食物的罐頭,用著扭曲的小勺子攪著。

十代吃著軍糧,漫不經心地應聲:「是嗎。突然怎麽了?」

約翰直起身,貼近十代:「十代呢?如果我不在會不會寂寞?」

「……誰知道呢,遇到你之前還不是一個人。」十代嚼著乾巴巴的糧食,吞入腹中,「就算你不在,還是和以前沒什麽變化吧。」

約翰有些不滿地鼓起了腮幫子:「真過分啊,十代。以前的你可沒有這麽冷漠的。」

「是嗎?我一直都是這樣啊。話說,」十代兩眼放光地指了指約翰手裏的蓋子打開的罐頭,「你那個不吃的話,不如給我吧。」

「你啊……」約翰拿起罐頭,將裏面的食物全倒進口中,嚼動著。「啊——!」十代遺憾地叫道,然後低下頭轉身挨在了木頭上,和一開始的約翰一樣的姿勢。

十代的肚子顯然沒有滿足一般,「咕咕」地叫出聲。

約翰揉了揉十代的腦袋,安慰著:「沒辦法了,畢竟食物有限,要節約啊。」

「要是我一個人的話,就能享用兩人份了吧。」

「活著的天數可不會變哦。」

「吵死了。」

十代半睜著眼睛望著天空,有點灰色的藍天白雲,嘴裏還懷念著剛剛罐頭食品的味道,縱使其實並不是那麽好吃。

旁邊的青年實際上就是高中那時玩得比較開的一個朋友,畢業後也就各自分道扬镳,自己去了旅遊,對方則打算繼續精進學業。偶爾十代也會去打擾約翰,隨便聊點什麽,一起去吃個飯而已。不是特別滿足,但也感覺不壞。只是在那之後不久,戰爭就爆發了。不論是十代,還是約翰,都無法掌握對方的情況,各自為了避開槍彈東奔西走。再一次見面,已經是在戰火中逃亡時的混亂中的偶遇了。

當時約翰跟著一個團隊,他們擁有很多食物和水,習慣於奔波而富有經驗。首先可以說的是,跟著他們就不會死。

「十代要不要也跟著我們?」當時的約翰這麽問十代。

十代掃了掃人群,似乎都帶著排擠的眼光看着他。這也是自然,一個人的加入,則意味著每個人分配到的食物就會有所減少。所以,十代也只是笑笑,拒絕了約翰的邀請。

「這樣啊,那我就退出吧。」約翰爽朗地笑著,對著身後的團伙說,不在乎他們訝異的眼神,走上前牽起十代的手,回過頭又再對他們笑道:「我跟這家夥一起走。」

「等、你在說什麽?」十代不可置信地看著約翰,即使約翰臉帶笑容,卻感覺看不出半分開玩笑的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篤定地說,然後朝著那些人鞠了个躬。「謝謝你們多日的照顧,」他說,「我就在這裡和你們告別了。可以嗎,團長?」

「如果你有這個意思,我也沒法阻止你吧,約翰君。」領頭的人站出來,「本來我們就屬於自由團體。約翰君你的話,一個人也沒問題嗎?」

「沒問題!而且我不是一個人啊!」約翰笑著,「那麽,再見了。」

「再見。」

「餵、」十代想說什麼,但是被約翰強硬地牽著手離開,不解地看著他的背影,「你是認真的嗎?!」

「是啊,我有說謊的必要嗎?」

「但是,為什麼?」

走到一定距離后,約翰停下腳步,歎了一口氣,轉過頭面向十代困惑的臉,問:「十代,和我在一起你難道不開心嗎?」

「哈啊?」對方還是和以前一樣,說的話還是前文不接后语,總是莫名其妙的。十代思索了一會兒,回答:「硬要說的話,可能還是挺開心的?」

「那不就行了,我想和你一起走只是因為跟你在一起更開心而已,還需要什麼別的理由嗎?」約翰正經地說著,字面看上去就像是在哄人,卻聽起來不是那麽一回事。十代在看到他堅定的眼神,確信了這一點,這個人是認真的。

「但,為什麼?」十代還是无法释然。

「你,明明跟著他們會更好吧?」

「呃……十代你有這麽婆媽嗎?」

「哈啊?!我這是在擔心你!」

「我也擔心你啊!總不能讓親友一個人吧?」

「唔……」

「好了好了,咱們走吧。」約翰再次牽起十代的手,「前面我記得有個廢棄的汽車工廠,不知道還有沒有能用的東西。」

十代沉默著,任由對方牽著自己走。

說起來,常聽說歐美人的體溫比東方人低,但實際上卻不是這樣的。就算現在下著雪,彷彿要將額間的汗水都凍結,這個人的手還是這麽溫暖,指尖互相傳遞,一直傳到心裏。

真是奇怪的感覺啊。直到現在也是如此,熱量似乎沒有減退半分。

十代雖然很高興能和約翰在一起,但心裏卻又帶著一份無法抹去的愧疚。如果想要消除這份愧疚其實也很簡單,只要堅持跟約翰說自己不想和他在一起,讓他回去,他也一定會放棄吧,可是他怎麽樣也說不出口。

說不寂寞是騙人的,說討厭他也是騙人的。如果能和他一直在一起就好了,十代發自內心這麽希望著,可怎麼也無法心安理得。

所以總是這副半推半就的心態應付著約翰,自己也不知道該怎樣對待他。不想束縛他,所以他絕不會開口說自己喜歡他。

「十代,你喜歡我嗎?」

約翰有時候會這麽問道,他卻總是沉默不發,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或許他早已知道十代在想些什麽,但也沒有明說,只是一直牽著他的手走在彷彿沒有終點的冬日的雪地上。

「走到哪裏就是哪裏,一起活下去吧。」

他說道,在棕髪的少年額上留下一個吻。

79.【螃蟹水母】為了探究為什麼正太tag能搜到十代的遊星開始去看遊戲王GX
十代:遲到了遲到了……
遊星:怎麼這麽像少女漫畫的開場。。。還出現了意義不明的英文。
十代:小心!(撞)
遊戲:你沒事吧?
遊星:遊戲桑!這個肌肉……(吞口水)(話說真是迫真少女漫畫啊)

遊戲:這張卡說想到你的身邊,是lucky★card噠!
十代:哇……(幸福的神色)
【無言地暫停】
遊星:等等,我先緩緩……
【繼續】
教師:那麽就是這些學生吧。
十代:等下!等下!
教師:嗯?
十代:嘿嘿,save對吧?(V字手勢)
【無言地暫停2】
遊星(捂胸口):不,不可能!十代先生不可能這麽可愛!!!

79.5【螃蟹水母】歲月
遊星:十代先生,你以前好可愛啊。
十代:啊啊???【雙手捂住胸口退後了幾步】
遊星:沒事的,只是單純的感嘆歲月而已。
十代:你是不是忘了我年齡比較大。

80.合體
約翰(十代他,身後有惡魔翅膀?!是cosplay嗎?還是說是融合的影響?)
約翰(等等,不對。是尤貝爾和十代重合了!)

(可能是歐派暴露了x靈體恶作剧真方便

81.【約十】
十代:約翰,真的是約翰嗎?!
約翰:當然了,除了我還能是誰!
【捏】
約翰:……十代,你幹嘛?
十代:我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
約翰:那不應該捏你自己的臉嗎。

82.【約十+吹雪哥】情感商談
吹雪在森林閑逛著,看到十代一個人抱膝坐在懸崖邊發呆,神情苦惱的樣子。他有些驚訝平常樂天的十代也會有這樣的表情。他有些擔心地拍了拍十代的肩膀:「怎麼了,十代君?一個人坐在這裏發呆。」

「啊,是吹雪桑啊。那個,我……」十代猶豫了一會兒,然後開口,「我最近有個很在意的人。」

哦,是戀愛的話題嗎?吹雪燃起興趣,坐在了十代的旁邊:「十代君居然會有在意的人真是少見啊,是怎麼樣的人呢?」

「嗯……是個胸膛很大,聲音有點高,很帥氣的人。」

「這樣啊。」吹雪點了點頭,心中已經有了這個人的形象。是明日香吧,吹雪心想。

「還有,感覺有點電波。」

是約翰啊,吹雪更正著心中的人選。

83.【吸血鬼約翰X神父十代】成瀨広太太的同人衍生
「那個,十代……是神父吧?」約翰有些臉紅地看著將自己壓在身下的棕髪的青年,青年脖頸挂著的十字架链坠低垂著,幾乎要碰到他的胸口。

十代歪了下腦袋,不解地說道:「是啊,沒錯。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身上人那不知為何清澈溫暖的橙棕色眼瞳,與故意不將衣物合上而裸露出的頸部所散發出的血的香味,引誘著約翰的思緒。「不,我是說,」約翰側過臉,「十代身為神父,不該……那個,矜持點嗎?再說,我還是吸血鬼。」

「啊啊……」十代像是恍然大悟般地感嘆著,然後輕笑出聲,「明明是吸血鬼,也會在意這個啊?」十代的手攀上對方的臉龐,將他的視線強行扳過來,然後吻了上去:「我不在意這個,所以Ok~」

不是這個問題啊!約翰在內心吶喊著,過於舒服的接吻彷彿像是燃燒了他的全身,忘記了抵抗,不禁將手撫上十代的腰肢。

「你不是……想吸我的血嗎?」十代邊吻著邊說,唾液交換著發出了淫靡的水聲,「我呢,聽說……那對吸血鬼來說,是求愛的方式吧?」

約翰沒有否認十代說的話。

十代依依不捨地離開約翰的唇邊,牽著一根白銀的絲線,面色緋紅地微笑著,拉開自己本身就沒有扣好的衣物,將脖頸乃至肩部的部位裸露出來,面朝着約翰:「既然這樣,我就陪你做点有趣的事吧?」

84.【4120】關於女裝(下品)
【in空教室】
使徒:這樣啊,你們班是做女僕咖啡廳,所以十代現在穿著女僕裝啊(掀)
十代:……你幹嘛?
使徒:男士內褲……(失落的表情)
十代:這不廢話嗎,真穿上我就是變態了。
使徒:為了這種情況,我以前特意去买了一條,黑色蕾絲的內褲(不知從哪裏拿出來,展示給十代看)。
十代:等等。
使徒:放心吧,現在教室沒人。十代,可以為我換一下嗎?我想看。
十代:你還真是實誠啊,但我不會穿的哦。比起那個,你難道天天把這玩意帶來學校嗎……?
使徒:十代,穿著沾有我體液的內褲,哈啊……哈啊……
十代:や★め★ろ?!(搖晃肩膀)你給我醒醒!!

84.5
約翰:十代不在意穿女裝這件事嗎?
十代:還好吧,只要不是露出太多,我都ok。
約翰:十代意外地很質樸呢,哈哈。
十代:我比較在意你為什麽渾身是血和巧克力。
約翰:我們班辦鬼屋來著,我的題目是,令人怨恨的拿到許多巧克力被眾人咒到死的混蛋帥哥。挺好玩的。
十代:(嗚哇……約翰這是受到多少怨念。。。)

不動戳大,總覺得實體化卡牌精靈這個技能就很同步了】】】就畫了一小段。。。。